兰臻:最大的幸福莫过于站上讲台

 我问自己what can I do,你说love me。我没有未卜先知,不知道以后你会因为什么再生气,我不知道如何防患,我只能发现一个问题,解决一个问题,你不喜欢的,我能改的就改。  那些怎么也挽留不住的日子,就这样匆匆而去了,可是,曾经的往事却依然清晰地停在你的记忆里。一抹淡淡的笑意,一个静静的注视,都曾在你的心间掀起波澜,带给你一生不忘的回忆,成为你心底永远的温柔,你无法忘却,甘愿沉沦。

兰臻:最大的幸福莫过于站上讲台   有时候生活有种魔力,因为生活的压力和追逐各种虚妄的名利,人们忙碌着忙碌着,逐渐被格式化了,对生活似乎逐渐失望,到最后也许就只剩下空洞的身体,如同行尸走肉般,没有真正的快乐,也没有痛苦,任某种机制控制,成了有血有肉的机器人,丧失了各自的思想和灵魂。太可怕了!

  中间有甜甜蜜蜜的,有时候难免收不住思绪和自己的嘴;当然也有争执的时候,毕竟两个思想的融合接触也少不了冲突。都说这个年纪的男人是尴尬的,往前数一事无成,往后看一片渺茫,其实最怕的还是给不了你想要的,拿什么娶你呢。以前只有自己,生活混乱着错也行,日子将就着过也罢,现在有了另一个就不敢再随意。

 今天刚买到的《相约星期二》,虽然看了三分之一,但也能让自己懂得太多,故事讲述了一个社会学博士教授莫里,在得知自己只有不到一年的时光中用自己慢慢接受死亡过程中给相隔16年的学生米奇讲述人生的大彻大悟,在这短短的14周中学生不远万里和老师相约星期二上人生的最后一课。恰逢中年的学生米奇通过与老师莫里的相交,两人的价值观完全是相去甚远,学生所追求的美好物质生活在老师眼中只是虚无缥渺,谁也不用去羡慕别人的人生——因为曾经那时我也经历过过这个阶段。生活中看到很多老者看的比我们远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也经历过我们这般年少轻狂,经历过大风大浪才明白哪些对自己重要哪些只是过往云烟。

 牵挂不是与生俱来,但它会与生俱在;当我们懂得亲情时,我们有了牵挂;当我们懂得友情时,我们有了牵挂;当我们懂得爱情时,我们有了牵挂;当我们在家庭、在单位、在群体中扮演重要角色或有责任心时,我们有了牵挂;牵挂是我们生命中的一部分。没有牵挂的人生是悲哀的,不被牵挂的人生是孤独的。香港挂牌之全篇   每当想到这些事,就给我的小学生活增加了许多色彩。 奶奶是1994年去世的,离现在23年了,这23年来爷爷一直一个人生活,从不会做饭到会做饭,从不洗衣服到洗衣服,什么都开始靠自己,我常常思考像爷爷这样一个人生活该多寂寞呀,爷爷今年74岁了,他有四个孩子,可四个孩子都离开了小镇,就留他一个人在镇上,只有逢年过节会回去,但一年又能在家里呆几天呢?

 司马相如曾曰: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人生最大的敌人就是惰性和逃避,这同时也是写在每个人DNA中挥之不去的人性障碍。廖勋钦觉得如果你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够一帆风顺、辉煌成功,那么你就要强烈地渴望成功,努力地克服人性中的弱点,用坚定的决心和持之以恒的精神战胜自己。你不逼自己一把,又怎么会知道自己有多优秀?

 今天,我因事骑自行车,到山格镇车站。我来到这里又想起那位售票员说的话,我看看周围的环境,情不自禁地说“变了!变了!一切都变了……”

 彼时,此时,你我怎么了?我想起纳兰性德的诗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你还会跟我谈诗吗?不会了,我试图提起当年,都被你挡回,并且,你还将一些世俗粗鲁的话,也向我砸了过来。我不由得偷偷感叹:环境改变人的能力真的太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