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亮:让坝上的娃儿有书读

  面对生活的无常,我们能做的,就是在通往终点的路上,抓住有限的时间多看一点风景,多留一些回忆。当然允许我们有暂时的软弱,暂时的停留,然后必须前进,并且行且珍惜! 我今年21岁,从6、7岁有点懂事渐渐记忆丰富的时候开始,我印象中最深刻的其中一件事之一:家里用的事烧柴火的大锅灶,控制火力大小的鼓风机,很多人应该都有这种体会,那天我在帮妈妈烧火,很认真很认真,妈妈在和她的姑姑聊天,锅里煮着什么我早已忘记,我只记得我关掉鼓风机走向妈妈的时候妈妈对我说了一句,那么大声叫你你都没听见,叫你平常看那么多电视,小小年纪就耳背了吧。我没太在意,毕竟鼓风机的声音确实也不小。

常德亮:让坝上的娃儿有书读   在那时候,我根本不理解父亲为什么会那样要求我,随着年龄增长,我慢慢理解了,父亲是想通过生活琐事让我培养出一丝不苟的做事风格,不能得过且过,当有能力做一件事的时候,不能以完成任务为目标,而是要以做到更好来不断要求自己。

 燥热的天气让人烦躁,也可能是内心的不安静,这是个会给我们这样的八零后随时带来内心冲击的社会,早年的富二代,官二代,到后来的在朋友婚礼上一个同学说的她的上幼儿园的女儿和同学之间的对话,我在旁听着都觉得有被鞭策的感觉。两个4、5岁的小朋友在互相询问对方父母开的车。可怕么?值得被鞭策么?又想起6、7年前,我们都二十出头的时候,一个初中女同学嫁人了,婚礼那时候也是参加过的,但这个婚礼让我至今不能忘,场面很震撼,价格也很昂贵!以致那时候会想,这婚还怎么结?

  路,还很遥远,但是,时间却是11点了!太阳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自己的心情也开始躁动了!自己加快了行走的步伐,想消除自己那躁动的心情!不知不觉,自己却来到一个池塘旁边,池塘边上矗立着那金黄色的菊花,本来我不是挺喜欢菊花的!但是之前在玫瑰花前的败迹,让我的魔爪伸向了它!开始,那菊花在微风的帮助下,四处摆动,好像在拒绝我采摘似的!但是,我不放弃,继续着!慢慢的,风停了,菊花也被我摘到了!我把它握在手心,轻轻地抚摸着,闭上眼睛,深深地吸着那有点陶醉的花香!突然间,我睁开眼睛,手不停地将菊花的花瓣一片一片地摘去,让那花瓣在微风中吹走,在我手里不留任何痕迹!我很难想象,我居然那么残忍的!或许出于报复罢了!也许,被我伤害的菊花,我不懂它的内心!或者,它在看着我,在哭泣,在倒地!我却如此铁心,就这样走了,头也不回!也许,那菊花在呐喊我!我也沉思着我为何如此的狠心,好好的一朵花,如此地落地此般的下场!我开始在懊悔,恨我自己,我发誓,下一次绝对不会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为期十天的三下乡落下了帷幕。到了离别之际,难免会有离别愁绪。乘载着我们的汽车,缓缓地驶离新有小学,驶离我们生活了十天的这片热土。看着与我们相处了那么久的孩子们向着我们不停地挥手,一时之间,我的眼泪布满了眼眶,我的脑海里不停地呈现出我们之间相处的每一个美好的画面。香港马会资料  家里奶奶喜欢念经,老人家80多岁了,身体硬朗,一个人留守老家,大部分时间念经为大家伙祈福。婆婆说,奶奶曾经对她说过,佛说她心好人好,所以给她增加了阳寿,不然怕是早就不在了的。所以她更心诚,念经很是勤快,当然人也至善。

 就在现在,头痛的快爆炸,昨晚一夜未眠,我们几乎除了争吵没有别的事做,听说幸福需要靠自己争取来着,

 请把灵魂交给我,我能引领你走向平静的世界、没有恐惧的躺在我的怀抱,直到永恒。—— 逍遥的小才子

 梁实秋先生却不是这样,每天极平淡的晨起散步,他的眼光细细地经过地上的蚯蚓,街上的行人,生活的习惯,和他自己在心里留下的无限空间。 当他把这些细小的空间详细描述下来,记录下来,给后人就留下了珍贵的路标。 或者说,这些路标是梁实秋先生给自己留下的,经过一生岁月的风风雨雨,这些优雅的路标不断指引着他在自己的心情上绘制出一幅一幅优美的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