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钻石人间

 这是一个难忘的夏天。洪水来袭前,来自各方的救援人员吹响哨子、喊破嗓子挨家挨户催转移;洪水中,直升机、冲锋舟、人背肩扛、强行挺进、送水送粮……

襄阳钻石人间  睡不着的时候我总会跑到城市后面的那座后山上,一个人不知从哪里来的胆量去看望那些死去的人,每次来到这里,我都会忘记害怕,相反有一种亲切感。也许我也快死了。一个快死的人对死亡也没有了惧怕。这里总共埋葬着过百上千的人,有大人,有小孩子,有老人。这么多的人一定不会寂寞。夜幕下,一眼望去这里的坟墓黑压压的一片,纵横交错,群峰叠嶂的墓碑。墓碑上刻着姓氏各异的人们的名字。我想自己有一天我也会躺在这里,只是没有人将我的名字刻在墓碑上,每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我总会带上一瓶酒,自己喝,给他们也喝。喝醉的我也像死了一样,什么也不知道了。每次醒来之后我总会回味那种醉了的感觉,像死了一样,没有痛苦,没有眼泪,没有孤独,没有烦恼,到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选择自杀。我想起了自己写过的一句话:让一个痛苦的人死去也是一种快乐!

 尽管李宗盛与发妻离婚背负了诸多骂名,但在林忆莲看来这恰恰是李宗盛的高大之处。因为尽管她在婚前便怀上了李宗盛的孩子,但她并没有因此要挟李宗盛必须跟前妻离婚娶她。在两难选择之下,为情所困的李宗盛选择做一回坏男人,痛哭流涕地跟朱卫茵离了婚。林忆莲也由此认为李宗盛能够忠实于自己的感情,舍得打破原来的婚姻娶她为妻,自然是个负责任的男人。

  你我相逢在偶然之间,你淡淡的笑蕴涵着丝丝的柔情,将我的寂寞驱赶,轻轻的将我的思念点燃。从和你的交往中,我知道你喜欢在沉默里,打发着属于自己的时光。工作之余,你喜欢听着轻柔的音乐,任凭暖暖的思绪穿越哀婉的箫音,停在那江南的雨幕里,让心底的一抹温柔袅绕与青青的竹林,轻缓,潮湿自己浓浓的牵盼。

 我在心中对雪说,雪儿,对不起了,今天没时间陪伴你,但我已把你放在心里。你只管装扮山川,大地,净化这不洁净的空气吧,当天空清澈湛蓝,当白云悠悠舒卷,当大地变的松软,当树木绽放笑颜,人们不会忘记,那是你的巧手装扮,人们会附在你的耳边,轻轻地对你说:谢谢你,可爱的雪。香港挂牌之全篇  由此我想到,爱好对一个人来说,是多么重要,多一种爱好,多一种乐趣。多一种爱好,多一番情趣。河边走走,时常看到那垂钓者,全神贯注,目不转睛,一动不动,象个雕像,到现在也不理解,对这么枯燥的活动,他们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兴致呢?出去散步,经常看到,公园的一角,你打着太极,他唱着歌曲,更有那不满足独乐乐者,组成个小乐队,吹拉弹唱,沉浸在音乐的海洋,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年龄,忘记了自己。这样的生活,真让人羡慕不已。

  没有本来就优秀的自己,只有不断退步的人,越走越远的不仅是自己还有身边的人。我们21个实习生,一起离开校园来到陌生的城市,却在一个月后,各分东西,每个人有了每个人的方向,每个人都在为每个人的前途着想,前进。可是,我自己,却感觉自己好懒,做了就想就这样做下去。是懒呢?还是怕呢?我也不知道呢!

 我总是想着,说着要回去故乡,那是我的童年啊,小时候的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的单纯,美好。长大后,就像是发着甜蜜味道的花朵,腻,他在你的心中生根,发芽,在你心脏的最上面,然后开出瘴毒的花朵,哈,占领咯。胸腔里翻滚着的热血,如沸腾的水,却又是及其的寒冷,难以形容的这种慌缈的错觉,对,就是沸腾不息的寒冷,像是无数尖刀疯狂的在体内游窜,切割着所有的经脉和肢体,在这样的摧残下,碎成了粉末,碾成了粘稠的液体,最后化成了空气,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回忆了很久,最早印象是,小学一年级的黑白色学籍照片,齐耳短发,抿嘴一笑,炯炯有神的眼睛,一侧的领子外翻,神情中透露一种童年的灵气,天真无邪,是那个久远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