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食人间烟火病

 最近在看宋代才子传,发觉那些在文学上造诣很高的人,多数是经历坎坷的人。就像柳永、范仲淹、辛弃疾、欧阳修……经历过苦难的他们才有了丰富的人生感悟,有了豁达的心境,写下了流传千古的诗。

不食人间烟火病  坚守操履,不露锋芒。譬如荀彧、为人很低调,办事也谦逊,待人宽和,性格平易,清白寡欲。平生自诩三不惑:酒、色、财。可二人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小节上可以含糊,大节却看得重若生命。二人都知道,“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擦则无徒”,也都信奉“大礼不辞小让,大行不顾细谨”忠恕待人,养德远害。这类人常以忠恕济世救人,也常以忠恕自保。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这类人坚信人与人之间,不独口之於味有同嗜,目之於色有同美,即心之於理义,亦有所同然。故理义之悦我心,犹刍豢之悦我口。既然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则人伦相处,只要反身而诚,能近取譬,以己之心,度人之心,便可,=很多时候,我们都在为得而喜,为失而悲,细数人生几十载,匆匆忙忙。钱没了,痛苦;爱没了,伤心;名没了,遗憾;利没了,怨恨。人的一生,莫过于一攥一撒之间,生命莫过于一场路过。

 我有一个朋友曾对我说,彼岸的灯火,看起来总是最美丽,所以总让人忍不住想渡过去看一看。我想,每一个人的灵魂深处都有这么一片灯火吧,有时候它也许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近,它可能总是喜欢美丽在遥远的彼岸。可是不管有多么遥远,它始终光亮在你的眼前,吸引着你不断地朝它前行。渡过去,渡过去,即是光明。或许,再漫长的人生,也不过是这样的一渡吧。  结婚二十几年了,我前前后后搬了四次家,从乡村到集镇,从集镇到县城,2008年初又搬到南京,家里很多物品早就该送人的送人,该扔的也都扔了,唯有那几本又黄又旧的记账本不但没有舍得丢弃,还特意买个精致的盒子封存了起来。

 烦恼都是自找的,越贪心,越脆弱,越在乎自己,越痛苦越想得到,越失去,伤害皆因为贪欲,欲望越少的人越无敌。所谓,无欲则刚。梦是什么?梦,不能做得太深,深了,难以清醒;话,不能说得太满,满了,难以相通;调,不能定得太高,高了,难以合声;事,不能做得太绝,绝了,难以进退;情,不能陷得太深,深了,难以自拔;利,不能看得太重,重了,难以明志人,不能做得太假,假了,难以交心。不要带给自己烦恼,也不要带给别人困恼。对自己好,要用心;对别人好,要关心。看别人,烦恼起;看自己,智慧生。体谅别人,就会做人;清楚自己,就会做事。人经不起考验,故不要轻易考验于人。走入人心很难,走入己心更难。人生就是一删一留,生活就是一加一减。遇到气愤事,赶紧忘记;遇到难过事,尽快遗忘;遇到无聊的人,最好不看;所以,有些事,可以认真,但不要较真,心若轻松何事忧,想的简单才顺当。 淡泊人生行千里, 随遇而安道沧桑,浮生如梦岁月烦, 笑言过往道平常,人懂知足就幸福, 心要简单就快乐。人生如喝过的茶,少了苦涩多了平和,淡了青春的气息,浓了成熟的味道。要善于接纳和包容,学会品味和欣赏,以从容的心态,微笑面对人生;以乐观的心态,感悟云起雨落;以随和的心境,静观花开花谢。悠悠人生红尘行,跌宕起伏谁能明,或喜或悲的轮回,谁都有自己伤悲,快乐也好,忧伤也罢,难免心浮气躁,患得患失,感觉上天亏待了自己,谁都会亲历若生若灭之心境,我们行走在世俗的红尘中,难免摆脱物质的奴役,情感的困扰,也会陷入输赢相争之俗套,我们穿梭在人间百态中,难以平息心界的欲望,狂傲的冲动,也会滋生“身在名利中行走,心在荒村中听雨”之烦绪。林林总总,完美通达之事好像离我们越来越远,倘若我们能深入老子的“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之内涵,崎岖之路也会峰回路转,阴霾的天空也会晴空朗朗,云淡风轻。厚德载物,厚德以待他人,当美好的愿望遭破坏,当善心受误解,当真挚被怀疑,当无意争俏却惹群芳嫉妒时,不妨读一读“上善若水,厚德载物”之语。总有一澈清泉,浸入你的心田。

  都说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如果你有曾经想过,却因为种种原因而没有付诸行动的想法,那么现在,就让自己动起来吧,哪怕最后的结果是失败,至少你做过了,没有人规定过做什么事都一定要成功,我们应该享受过程,因为我们以后回味的也是这个过程。我们要学着豁达一点,开朗一点,偶尔遇见想不通的时候就转换一下思路,改变一下思维方式,没有想不通的事,只有想不通的人 诗意地生活,自可“闲观好山当户碧云晚”;诗意地生活,自可“静赏古层贮月松风凉。”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存世在百年之间,生命之路惟有用一份清明与淡定去行走,诗意地生活,它可找等到自身真正的价值。园林机械  你是长不大的守城人,城墙外有温暖的火源和一群可爱的人,你害怕他们的热情烧毁你苦苦建起的顽固的城邦,你害怕话语太尖锐,拥抱太亲密,于是你死死地守住这儿,将他们关在锈迹斑斑的铁门之外,你看到城外窗边的火焰越发旺盛,心生恼怒,你瞥见那火黯淡黯淡,你越发焦急,却始终没有开门。

  对于四十多岁的年龄的人来说,这样的消息好像特别多,周围发生的遗憾也特别多,也特别让人唏嘘不已。古语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可是我们真的不惑吗,这个年纪的我们上有老下有小,事业需要努力前行,老人需要照顾,孩子需要教育,事事需要自己亲力亲为,稍一不小心,可能家庭分崩离析,有时候在想生活不易,我们这么努力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什么让我们前行,又是什么让我们珍惜?也让我们质疑人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但是质疑终究不能解决问题,生活还在继续,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来走过我们的中年。

 我的文章没有顺序,没有逻辑,所有的文字只是为了表达内心那种随性的思绪。 你对我说:“很怕我们会在误会中把对方给删除。”你还说了很多,大致的意思就是“若爱便深爱,如弃便彻底”。当时我还听见了电话那头火车的声音,很心疼。你说要我做一辈子的女朋友,不是女性朋友。我在深思……

 我和你那么多年的友情,我都是做你身边的听众,总是听着你发的牢骚,你却忘了我也有我的烦恼。在遇到你的这一天,我们偶尔还是会联络,只是我不想再跟你有太好的关系,嘴里总是说着那些难听的话,我知道你听到很不爽,好几次都是这样。这些我都知道。我只是想以朋友的方式讲话,我知道我说的话不好听,其实我就是这个样子,只是你一直从来没发现,因为在你面前我是你的聆听者,我很少说话,只是都在安慰你。可是当我想和你诉苦的时候,你永远都不是那个我要的聆听者,你很有意见的都会反驳我,其实我只是想找个人倾诉而已。安静听我说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