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体变身的时候是谁的意志

 人生一场路过,高低起伏曲折,包容别人的失误,也原谅自己的脆弱,如若矫情,枉自纠缠;如若豁达,轻轻放下,人生是要活出经历这个世界的洒脱,至于那些风风雨雨的故事,一旦转身,就此别过。 生活里最容易埋下隐患的事,就是为自己的偷懒找借口,总有理由不作为,总有借口逃避责任,抱怨生活的不如意,生活不会刻意和谁过不去,每一个行为都会在生活里留下印记,一懒误终身,一怨损所有,消极的心态毁掉的是自己对人生的信念。面对这广阔的生活,打起精神向前走,所有的努力都将给生命带来崭新,乐观勤奋,坚忍坚持,只有内心的强大与积极才是人生质量的保证。 每一次看别人的过错都强化了自己的偏见和成见,它是对自己的污染,徒然制造新的困扰,扰乱自己的生活方向,内心需要一种不被境转的功夫,放下自己的成见偏见,随它外界人事纷扰,活自己的心地清净与坦然。 每个人都有必要思考生活的去向,向前的路免不了深一脚浅一脚,是努力还是消极,是坚持还是放弃,都在心地的选择,清醒地告诉自己,风雪过后总会晴天,苦寒之后就是春天,

人间体变身的时候是谁的意志   生儿不养不如畜生,母猪狗往往是等小猪狗能自立时才放心不管。而没有母爱的女人,往往在儿女最需要她时,抛弃不管。从八字来看,哪些人天性就缺乏母爱呢?一般是日柱对子星或女星起坏作用。如果子星或女星为用神,日柱会克泄耗。为忌神时,日柱还生帮它们。八字代表一个人的天性,天性如此,后天别人想改变它是不可能的,除非她自己能下决心改变自己。

 不知什么时候起,经过父母两人的不懈努力,终于盖好了房子,村里很稀有的一栋砖房,也开垦了一些荒地,种田种稻谷。眼看着在生活渐渐的转好,但很快就迎来了不幸,在我五六岁的那一年里,我妈却走了,我和姐姐在家用茅草盖的偏仓里相拥着一直在哭,哭得很伤心。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无疑是给这个贫困的家庭犹如雪上加霜,村里人看我的眼神里也充满了仇视和厌恶,全村每家每户大人告诫自己孩子,不要搭理我,有孩子一搭理我回家就被痛打,我完全被孤立。也在那段时间里全身长满了脓包,一碰就破裂,里面先是流脓再流水一样的东西,自己痛不欲生不说,别人看我的眼神就像臭水沟里白天出来寻觅食物的老鼠一般,既肮脏又可恶……想来着就是在人们眼中的贫贱吧。

 此时,不知是谁吹起了口琴,悠扬顿挫美妙动听的琴声向远处飘散,有人情不自禁的随着琴声唱起了歌,虽然歌声不是那样的专业,但是高昂略带沙哑的歌声却诠释着对自然的认知和敬畏。歌声饱满激情,充满了感动,若没有亲临其境的体会,没有对自然的感悟绝不会唱的这样丰富这样深情的歌。在座的人们不禁为之动容,大家停止了谈话。草原上除了虫鸣一切都静悄悄,人们都在侧耳聆听,聆听这用心灵在歌唱的歌声。草原之夜多美好……,歌声在空中回荡,飘向迷人未知很远很远的地方。天上繁星点点,银盆似的月亮把清辉洒满整个草原,荒野变得既神秘又清灵,很晚很晚大家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我们终究没有擦肩而过,而是有了这一场相识,相知,相爱。每天拿着手机,醒来第一时间给你发消息,从早上醒来第一眼开始期待,到晚上闭上眼睡觉开始回忆,似乎每天都有你在我身边,可我一直知道,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因为距离,很期待下次见面。一句早安,一句晚安,不是矫情,而是我希望让你感受到,我每天早上睁开眼,不管清醒与否,想到的第一个都是你,晚上睡觉前,最后一句晚安都是对你说,因为我很希望我睡着时,梦里有你的存在。看电影   前两天发小打来电话,抱怨着刚步入的婚姻的诸多不顺。我笑她,说她都分手了那么多年,最后还是栽到他们家里。发小回,命运如此,谁曾想当时心一软,就回了头。日子一天天过着,顺其自然就进了婚姻这座坟墓……与其说是命运,我却认为是人为。发小高中和她老公开始谈恋爱,在即将步入大学的时候分手了。随后一南一北,大学三年,却未曾联系过。可彼此却又都单着,未曾有人能走进她们的心里。发小完成学业后,回了南方。就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给联系上了,直至今日……

  爱有始却无终 ,遇见静谧的阡陌,仿佛总是说着不同的遇见,等一个地老天荒的誓言,下一秒的故事,有谁能说是幸福吗?才会相互理解,彼此坦诚。无所谓聚散,无所谓得失。总有一些人,需要时间看清,对任何事,任何人,不奢求太多,不刻意追寻,人生要懂得知足。自己的路自己走,自己的心自己抚慰,无人可代替,无人可懂得。幸福很近,爱确很远,需要自己去感受。

  其实喝酒打牌看书都是生活方式,和高尚庸俗有关吗?自己喜欢就好。我不打牌不喝酒,还不是俗人一个?社交才是学习的最高境界哦,现在不是说“读万卷书不如阅人无数”吗?

 今夜,月光如水,微风轻轻拂过,你的影子依旧那么清晰,你的故事依旧那么深刻。风带着相思,穿越前世的回廊,在一曲悠悠古琴声中,蝶舞般飘逸着美丽的来了,撷了我满怀的情思,凝成殷殷期盼,那种曾经的美好感觉犹如春天初放的花,一直弥漫在生命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