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研国策系列述评之十九|让创新继续领...

倒不如将所谓的“计划”抛之脑后,随性一点,迎接意外,享受意外,或许那就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想起之前同事也做手工,不知她是否和我一样,有种在送人不送人之间徘徊的情感,想起有关画画的几件事,我想我应该对她们当时的情感有所理解,之前最好的朋友喜欢一男星并画他唱歌时的照片,她之前告诉我说有一同喜欢那个男星的人问她要一副画像,她说关系一般但不想送,那是她画了几天才画出来的,画画的人是普通人,画中人也是普通人,画画用的纸也是普通A4纸,画对别人来说价值可用金钱或时间来衡量,但对于作者来说,是精力,是画笔的深浅,是对画中物与人的理解,是思想,而这些对于别人来说不会去了解,而这些才是对作者而言画作的无价之处……我还想起我曾经跟别人也要过画,很久的以前,我当时不敢郑重其事的说要,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别人说可以去网上扫描,当时心中很失望,可没表现出来……我想那是因为我还不懂那种对自己作品的情感,不是作业好而得到表扬,不是运动会得奖牌就开心的情感,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只会默默的去扫描,仅此而已……·综研国策系列述评之十九|让创新继续领... 人生,都想来一场想走就走的旅行,不在乎目的地,只在乎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只是,我们不是旅行,只是会经常性开始一段时间性的流浪,双肩背包、一遍一遍翻看着手机里的试题。一个人的行走,一直紧紧的绷着一根弦,已经没有心情在去看那窗外的世界,心中默念着那场面试的不足,计数着那场面试的成败,并一直在等待着结果,从夕阳时的期待到目送落日时的心伤,只为等一个答复,还是在等一个无奈。

凌晨一点了,迟迟没有睡意,跪肿了的膝盖,扇红了的脸,是啊,都是自己所为,请你狠狠地记住这三耳光,不为他人为你的低声下气,为你的胆小怕事,如果告诉爸妈,爸妈也只会骂你吧,我很清楚,他们不想在邻居眼里丢脸,所以无论我受好大的委屈他们也只会喊我忍忍,可是,有谁知道我忍不住了吗,我压抑的情绪要怎么才能得到释放,从一开始我就不爱他罢了,只是觉得各方面都是另一个我想要的,我知道慢慢的我爱上了他并和他结婚,为他生下孩子,可等我爱上他,他又是怎样的呢?刚交往时当着我的面删掉他和他前女友的聊天记录,是啊,不是在和我交往吗,怎么手机里还联系着前女友呢,没错,在他花言巧语下我相信了他们只是互相问候而已,至于为什么要删掉消息是因为怕我误会,是啊,没错,我相信了!紧接着,我在他空间里发现了前女友的照片,保存的真好啊,加密了还专门放在一个相册里,他说好久不登qq没空管理罢了,是的,我信了!他爸妈提出结婚了,我同意了,没有任何要求,什么彩礼什么规矩都抛之脑后,按他家意思来吧,扯证没多久,我搬进了他家,睡前我发现了一袋卫生巾,我哭了,他不是说没睡过其他女人嘛,难到卫生巾是他用的啊,他解释了,没错,我原谅他了……

也将最真心的祝福送给你,当流星划过夜空,也许我会想你,但,我相信,时间一定能淡忘一切的,第一天,很失落很难过,第二天,时时刻刻的会去找你过去的痕迹,第三天,有很多事都心不在焉,第四天……

终于完成了,拍照拍照,就在我拍完照整理的时候办公室同事也来了,有人问是买的吗,嘿嘿,自己做的,心想难道像买的,应该还不赖,之后一个女同事来了,我当时心情很复杂,想送又不愿送,说实在的,自己辛苦做了一晚上还没好好欣赏呢,也不是特别值钱的东西,她会戴吗,那么多对不送她会不会让她觉得我小气,不想那么多了,送她吧,让她来挑了一对,之后她就挑走了一对,不过送出去之后倒没有后悔,只是希望她会真的喜欢,真的会去戴它,之后另一个女同事也来了,就是昨天帮我拿快递的那个女生,她忘了戴眼镜,打算又回宿舍去拿,刚好和我一起同路,她看我收拾东西,我也没说送她,然后我们就一路回宿舍后分开,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敢再说送人的话了,如果人家喜欢倒也罢,不喜欢那对于我来说就很难受,但回到宿舍不久我还是发了消息让她从图片中挑一只,事情就到这里了,可我却睡不着了…… 真实或许不是理想的,但却是最靠谱的。

让懂的人懂,让不懂的人不懂,让世界是世界,我甘心是我的茧。  花开四季正阳春,竞蕊争妍众艳芬。黄花满地飘飞絮,满目青山炼彩云。

据说,倪萍对自己的大妈形象毫不在意,她的理论是,我就是老了,就是再打扮,也成不了章子怡。

我们当时很乐观地想,女儿尚小,因为不习惯妈妈突然不陪在身边,才会产生这种对棉被的依赖。当她大一点了,应该就不会这样的。谁曾想,一年,两年,破旧得可以透得出光来,边边角角,也已经磨损得掉线、起褶,颜色也破败得不复原来的鲜艳的这床棉被,依然被渐渐长大的女儿视若宝贝。看到她经常还抱着这堆破布又亲又爱的样子,我们心里非常担心,即使再怎么洗,这床年岁已久的棉被也会残留很多细菌的。万一影响到孩子的健康,可怎么办?为了让女儿放弃这棉旧被子,爱她的外婆又给她买回一床图案更可爱颜色更明快的新被。然而,女儿根本不买帐,对新被子不屑一顾。

李兴盛先生辑其诗作六首:  可能他(她)从不对你说,爱上你,具体是什么感觉。也不想告诉你,你的出现,消弭了他(她)之前对爱的一切困惑。更不想说,你于他(她),曾是人生深渊里唯一类似光的存在。尤其不想让你知道,某时某刻,你在城里,他(她)在城外,仅是带着祝福在此经过。

但是后来换班了,来了另一个乘务员,他走了大概去休息了。新来的又黑又矮。他看见地上有些小烟头,拿起铲子与扫把好几次都没有扫进去,看他的动作粗暴,而又及其不愿,嘴里还不停的咒骂着,shit……,饮水机下面的垃圾不一会又装满了,他拿着取出的垃圾,穿过我们这些立着的人堆里,大声的嚷嚷着,让一下让一下。把那袋垃圾沉重的扔在了车厢交界处。那里湿漉漉的脏兮兮的,铁皮都是锈红色的,地上还躺着几块瓜子壳,可那里还站着一些男人,嘴里都吞云吐雾,手指间也都夹着一根头上发着红火光的烟。那些呛人的烟味好像幽灵一般飘到了我站的这边,有的人捂着鼻子,有的人咒骂着说:“他妈的,就这么几个小时也抽,熏死了。”。此时的车厢经过几站已经上来很多人来了。极其的拥挤,我只能倚靠着背后堆积如山的行李,闻着那些尼古丁。看着那个态度恶劣的乘务员,多么难熬。